今又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昆仑小说kunlun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大三下是为期一学期的实习。

盛轲给几家杂志社投简历,得到两份实习机会。

思前想后,他选择留在京北,入职地理杂志。

贝语纯要考研,没在实习上浪费时间,遵从学校的安排,去艺术馆实习。

京美在城南,艺术馆在城北,离得远,每天通勤要四小时,早起痛苦,实习结束回到学校已接近九点,图书馆满座,回宿舍洗完澡又读不进去了。

清明一过,雨季结束,气温攀升,逐渐有了夏天的热意。

最近馆内有艺术展,事很多,贝语纯常加班,下班晚,上班时间随之推迟。出门时穿着短袖,入夜一刮风又很冷。

晚八点,贝语纯下班,背包离开。

刚开门,让风打回馆里。她抱紧胳膊,站在角落,瑟瑟发抖。今天忘记带外套,中午休息,同事让她去附近商场买一件,她说挺一下就过去了。

早上挤地铁挤得后背冒汗,怎么晚上会这么冷。

她拿出手机叫车。

钟聿恰好打电话过来。

她划开接听:“我刚下班,正准备打车回去呢。”

“打了吗?”

“还没。”

“那好。你等我一会。我马上到。”

“啊?”

“等我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你在这又没车……

他不知道干嘛呢,听筒那很嘈杂,风声不断的,像是在跑步。贝语纯有一堆想问的,可话筒里只剩嘟嘟嘟的忙音了。

她收起手机,在玻璃门后等。

怎么会突然想来接她呢?

他在这没车,来也是一起打车回去。

何必跑这一趟?

梁薇已完全康复,不需要人照顾。

钟聿是休学一整学年,下学期也不用来京北的。但他和贝语纯一起来了,说是导师那有点事。

两人之间默契地刻意躲避休学这个话题。贝语纯是不知道怎么聊,除了单薄的感谢她说不出其他的,且钟聿明显不愿意聊。

正想着,车站方向有个人匆匆跑来。

钟聿跑了一身薄汗,风衣挂在手臂,他递给贝语纯:“套上吧。”

“那你?”

“我穿的长袖。还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贝语纯倒来一杯水,找出条干净的手帕:“擦擦汗吧。不然风一吹会感冒的。”

钟聿边擦汗边说:“我在附近给你租了房。已经整理好了。这是钥匙。以后就不用每天花大把的时间换乘地铁公交。”

钥匙塞进手里,特有的金属凉意冰醒贝语纯,忙塞回去:“我不能……”

钟聿躲开:“半年的租金都交完了,不能退的。你不住就只能空着了。”

贝语纯收好钥匙。

钟聿食指压在她唇上:“这是我作为男朋友该做的。”随即捏掉纸杯丢进垃圾桶,转而牵过她的手,扯进怀里,搂着腰往外带,“走。我带你过去。”

艺术馆附近居民区不多,写字楼多。租的房子离得近,走路仅需十分钟,小区门口有超市和早餐店,生活还算方便。

钟聿指了指钥匙下面的电子卡:“这个是小区大门和单元门门禁卡,电梯也要刷卡。这小区前后门都有保安亭,安全性还可以。”

两人刷卡进门,乘电梯上楼。

是个整洁的一室一厅。

钟聿说:“床单是新的。我刚换的。”

贝语纯点头。

钟聿在说厨房的事。

她却捏着衣角站在卧室门口不动,咬紧唇,盯着那张双人大床犯难,怎么只有一张床啊?

“呃……这个床是不是……”

“小?”

“不、不是……”

“你一个人住够吧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只要你

只要你

九兜星
‘双向暗恋|久别重逢’1,初遇陈忌,是八年前盛夏。周芙来小岛养病,在陈忌家小住。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,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。最开始常蹙眉不耐:“滚,别烦老子。”仅是几月后,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。守在周芙床边,一口一口耐心地喂。少女归家前夕,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:“走了就别回来了,给我几天清净日子。”这一别竟是八年,周芙当真没再回来。2,再遇陈忌,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,彼时周芙不过是
其他连载70万字
枕着星星想你

枕着星星想你

顾徕一
【清冷莽撞狼系年下×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】【航天工程师×神秘金丝雀】1,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,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。贫穷小镇,单亲家庭,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,寄住在贪婪舅妈家,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。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,她死都不认命。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,她感觉不到疼,只觉得晕。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。那女人有双桃花眼。2,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,没想到会在这破败
其他全本84万字
九章吉

九章吉

明月珰
公主之女长孙吉。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。穿衣不能带刺绣,内衣必须要云棉,鞋上必须缀宝石。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。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。虽然貌美,但实在身娇病弱。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。六元之才陆行。什么茶都喝,什么水都行。衣服常年磨损袖口。住在京城东阳坊,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。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。虽然有才,但实在穷酸。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
其他全本107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
折君

折君

素染芳华
柳渔长相娇艳,生就一副媚骨,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,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。再睁眼时,重回十五岁那年,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。重生回来,迫在眉睫只一件事。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,脱离柳家,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。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,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,才出媒婆家门,转身就遇一少年,媒婆低声与她道:“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。”柳渔懂了,三号目标。.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
其他全本128万字
婚后热恋

婚后热恋

泡沫红茶
一场乌龙,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。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,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,眼光终于正常一次。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:“你这行情,还需要出来相亲?”钟廷晔先是一愣,唇角微挑:“一直也不太好。”“......?”沈轻白不解:“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?”钟廷晔点头:“嗯,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。”沈轻白了然:“既然如此,我俩要不凑合凑合?”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,眸光里压着笑,
其他全本4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