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师傅!师傅救命啊!师姐她……她想强占我!”

那委屈万分的声音传来,魏秋被仿若饿狼般的二师姐压在身下,竭力呼喊。

师兄懵了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否看走了眼。

而那便宜师傅在愣神少许之后冷哼一声,动用真气强行把二人分开,并将地上的衣袍重新披在了那酮体之上。

看到魏秋仿若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模样,师傅冷声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魏秋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,大意便是师兄师姐给设下酒宴给自己接风洗尘,然而中途师兄出门,而师姐却忽然朝自己扑来……然后便是进门看到的模样了。

“胡说八道!师妹他平时洁身自好,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诞行径?!”

听完魏秋的话,师傅还未表态,师兄已经坐不住指着魏秋大声怒吼。

而魏秋随即缩了缩脖子,一脸无辜。

师傅的目光在余热未褪的二师姐跟魏秋身上来回挪动,似乎是想看出什么端倪。

就在这时,魏秋再次开口。

他凑在师傅耳边小声道:

“师傅,我昨日看到师兄趁您不在的时候,好像悄悄潜入了您的庭院内部,大约半柱香的时间,就拿着一小袋不知道什么东西走了出来,弟子斗胆猜测师姐今日的异样应该与这件事有关……”

“你是说这件事是你师兄故意为之?”

师傅挑了挑眉,问道。

魏秋点了点头。

而那师兄虽然好奇二人在私语什么,但却迫于师傅的淫威,不敢上前倾听。

但他看二人交谈完毕后,师傅忽的起身,朝着他这边走来,他自然是赶忙笑脸相迎。

“走,去你住所看看。”

师傅的语气平静至极,听不出息怒,但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此话一出,师兄心中咯噔一下,暗道不好。

……

师兄的住处与魏秋的差不太多,应该说这些茅草屋都是一样的破烂。

师兄在前面战战兢兢的领着师傅走入了住所,虽然极力掩饰,但那微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慌张。

魏秋跟在师傅身边淡淡道:

“师傅,按照我昨日观察师兄偷拿的东西外貌来看,应该是灵石不假,而且看师兄如此捻熟的模样,应当不是第一次做出此事了……会不会是师兄偷盗灵石达到自己心里预期了,然后决定叛出师门,所以才弄了这件事来吸引师傅您的注意力呢?”

听闻这话,师傅微微皱眉,冷哼一声,神念瞬间探出,笼罩整间茅草屋。

但半炷香过后……却好像没发现任何异常?

而此时的师兄也终于明白魏秋想搞什么鬼了。

他目光不善,盯着魏秋,似乎在说着“此事过后,必取其项上人头!”

见半炷香时间过去,自己师傅还未招出任何异常,他也不免松了口气……毕竟他这屋子里,确实有着不干净的东西。

师傅搜寻无果后,冷声对魏秋问道:

“你所说的东西呢?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不成?”

“就是!亏我还把你当做小师弟看,没想到你居然想血口喷人!”

听闻此话,魏秋不徐不疾的走到茅草屋那张毫不起眼的床榻边缘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昆仑小说【kunlun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长生魔经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入骨温柔

入骨温柔

倪多喜
1.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,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,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,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,回房就锁了门。晚上陆景策回来,从书房拿了钥匙,开门进她卧室,坐到床边,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。她没好气地看他,他却笑得愉快,还好意思问:“吃醋?”2.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,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,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,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。偏偏某人那天正好
其他全本31万字
听说我喜欢你?

听说我喜欢你?

柚子多肉
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,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,不知情者信以为真,知情者也半信半疑。好友来问他: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?徐铭座咬牙:我有这么贱?好友又问: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……徐铭座:我还有手。好友: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,你愿不愿意合作,你想哪去了?徐铭座:……男主是帅狗,又帅又狗。下一本写姐弟恋~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。文案: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:“做我的小狗可以吗
其他全本41万字
替代品

替代品

半截白菜
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。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。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。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。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,等不到他低头。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。2年后,闻敛摇下车窗,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。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。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,穿着旗袍的女人。咬牙逼问:“谁的?”夏言轻笑,眉眼温柔疏离:“我儿子,他姓夏。”他姓夏。夏言往前走
其他连载53万字
表姑娘不想攀高枝

表姑娘不想攀高枝

瓜子和茶
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,生得是敏秀瑰丽,婉婉有仪,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,非要娶她为妻。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:“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,也配得上我儿子?”谢景明漫不经心说:“这有何难,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。”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,小姑娘温柔一低头:“舅舅好。”娉娉婷婷柳梢头,春光澹荡不胜羞。这一刻,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,不给任何人瞧。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,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,从不肖想攀
其他全本58万字
烈日与鱼

烈日与鱼

丹青手
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,没有人知道。他放肆妄为,性格野,天之骄子,不缺女生喜欢,也从来放浪随性。她靠近,他懒散没所谓,懒洋洋告诉她,“好学生别跟坏人玩。”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。他对女朋友很好,交往的每个女朋友,从来不翻脸,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,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,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。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,可这次分手,却闹得很难看,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
其他全本67万字
晚来雪

晚来雪

归鸿落雪
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直到他遇见了湛华。这人几次舍命护他,将他当眼珠子疼,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,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。挣扎再三,季怀栽了。刚栽进去,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,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。季怀不信邪,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,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。【狗血版文案】季怀活了二十年,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“鸠”。他抢了真“季七”的身份、亲人,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,两
其他全本31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