宽厚的掌心被踢了一下,贺骁犹如触电般就想抽回手。

反应过来后,他的眉眼一下子柔和下来,掌心贴紧肚皮追逐着东伸一下,西蹭一下的孩子们。

直到孩子们安静下来,贺骁抬头看着面前笑盈盈的妻子,第一次上战场都没流过一滴泪的人,眼眶渐渐泛起不易察觉的红。

“小白……”

贺骁紧紧抱住为自己孕育孩子的女人,胸腔的激荡久久没有平息,心里纵有千言万语也吐不出一个字。

良久,贺骁平复情绪,扶着白棉坐在床上:“离孩子出生还有四个多月,你的肚子会一天比一天重,有什么办法能解你的难受?”

白棉失笑:“这种事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硬扛着等孩子生下来。”

她庆幸这副身体体质不错,从怀孕到现在,都没有特别难受。

就是最近容易腰酸腰痛,能坐着就不想站着,但是坐久了还是会不舒服,得起来溜达几圈才会好受点。

天天躺着也不行,对她对孩子都不好,而且躺着胸口发闷,情绪会更容易烦躁。

怀这两个兔崽子,真是让人快乐并痛苦着。

贺骁沉默不语,大掌不自觉地轻抚白棉的肚子。

白棉心里清楚,要是怀孕之苦能分担,面前的男人会毫不犹豫的全加到自己身上。

周小兰赶集回来,篮子里塞满了各种食材和零食。

见到一年多没有回来的女婿,她高兴得止不住笑:“回来就好,这次的假期有多久?”

贺骁接过丈母娘手里的篮子,将最上面的一包零食递给白棉:“有二十五天。”

白棉不饿,将零食放到一旁,专心致志的听老母亲和丈夫唠嗑。

周小兰对贺骁这个女婿很关心,事无巨细的问起他在部队的衣食住行,尽管这些以前就问过。

贺骁没有丝毫不耐烦。

午饭是两人做的,吃饭时周小兰对闺女发话:“过年你就没有回过婆家,现在阿骁回来了,你跟他回去多住几天,该走的亲戚得走一遍。”

正月里,白棉倒是想过去给贺家的亲戚们拜年。

只是贺平安来给她拜年时,给她带了王二红的话,让她安心待在娘家,走亲戚的事等贺骁回来再走也一样。

王二红这么做全是为白棉考虑,毕竟大着肚子走亲戚不方便,她也担心路上会出问题。

“嗯,下午让贺骁到镇上买些礼品,明天我就跟他回去。”

白棉很痛快的答应了,对回婆家住和走亲戚都不排斥。

就是没有红包拿挺遗憾的。

饭后,贺骁去了镇上,买齐了走亲戚的礼物。

他心疼白棉大着肚子行动不便,不太想让他一起走亲戚,是白棉说月份不算大,正常行走利于今后生产。

这个理由说服了他。

第二天上午,贺骁推出自行车,找了一件白小勇穿不下的旧棉袄,平整地绑在后座上,才扶着白棉坐上去。

土路颠簸,哪怕白棉说没事,他也没有骑车,就推着她一路走到贺家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昆仑小说【kunlun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入骨温柔

入骨温柔

倪多喜
1.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,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,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,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,回房就锁了门。晚上陆景策回来,从书房拿了钥匙,开门进她卧室,坐到床边,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。她没好气地看他,他却笑得愉快,还好意思问:“吃醋?”2.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,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,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,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。偏偏某人那天正好
其他全本31万字
婚后热恋

婚后热恋

泡沫红茶
一场乌龙,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。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,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,眼光终于正常一次。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:“你这行情,还需要出来相亲?”钟廷晔先是一愣,唇角微挑:“一直也不太好。”“......?”沈轻白不解:“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?”钟廷晔点头:“嗯,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。”沈轻白了然:“既然如此,我俩要不凑合凑合?”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,眸光里压着笑,
其他全本40万字
绕床弄青梅

绕床弄青梅

洛阳bibi
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,住在一个大院,上的同一所学校,钻过同一个被窝,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其他全本40万字
野性难驯

野性难驯

笼中月
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————炎炎夏日,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,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。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,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,看起来很像混混。“喂,病秧子,不要紧吧。”他蹲下,汗滴到庄绍脖子上。庄绍皱紧眉爬起来,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,连声谢谢都不想说。又是一年夏天。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,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。送走学妹,庄绍沉默,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。“跑完步了?要不要我帮你
其他全本57万字
魏晋干饭人

魏晋干饭人

郁雨竹
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,又叫《我在乱世搞基建》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,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,在这个秩序崩坏,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,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,向往着自由,乐观向上的努力着。
其他连载458万字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铜炉添香
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,生的美,性子冷,病体沉疴,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。所幸,嵇雪眠入选国子监,一路升至内阁首辅,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。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,嵇雪眠赶赴南疆,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,哪知道出师不利,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。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,多年不见,再次扭打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“雪眠,我想你了。”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,俊美轻蹙:“你这么香……难道是个哥儿?”嵇雪眠甩手,面若
其他全本5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