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昆仑小说】地址:kunlunxs.com

纪韵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个小棍子,边走边比比划划,“你们别来啊,我……我可告诉你们,我真的不怕你们。”

纪韵身子微微弯成一个弧度,手上的小棍先出去,她整个人都在后面缩着,实在没办法,是真的害怕。

纪韵承认,自己之前都是口嗨,害怕也是真的。

直到有人窜出来,吓得纪韵直接把手上的东西丢掉了。

“我错了我错了,别和我一般见识,这个东西是孝敬您的,别吓我了,我真的害怕。”纪韵双手合十,眼睛都不敢睁开。

前面的方寒云:……

“不是,纪韵你不是说你胆子最大吗?”方寒云双手环在胸前,笑着调侃。

本来大家也被吓了一跳,但是看见这一幕的时候,评论区整整齐齐一排:哈哈哈。

笑声多少有点大了。

——韵姐前一秒:我要狠狠拍你们的视频,下一秒:对不起我才是那个怂包。

——韵姐咱们进来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,不能打脸。

——韵姐别慌,咱们得在方男神面前抬起头来啊,不能被他看扁了!

——哈哈笑死了,为啥我现在看见这两个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喜感,你们到底怎么回事?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,要不给我们分享一下?

大家看见他们两个出现在一个屏幕上面的时候,忽然觉得这诡异的气氛都变得不诡异了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不会是故意跟踪我,就为了吓我的吧?”纪韵看见方寒云的时候,偷偷松了一口气,赶紧把腰杆挺直了,这个时候可不能丢人。

方寒云轻笑一声,“你想多了,我就是走过来的,随便乱走的,这里面每个路都是互通的,我们确实是有机会走到一起的。”

但是方寒云没有想到的是,这么巧……竟然会遇到纪韵。

“这样也好吧,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其他人。”纪韵抱住自己的胳膊,有点冷。

本来现在外面是春暖花开的,穿个长袖在太阳底下都热的不行,但是进来之后,就像是到了地窖一样。

方寒云主动把自己的外套递过来。

“这里好像是从地上到地下的构造,刚才我下了一个长长的坡度,估计现在已经滑到地下来了。”

方寒云这么一说,纪韵忽然想起来了,“你说的对,我好像也下了一个坡度,只不过当时没有注意,就记得害怕了,好家伙,这里还真是一个大型密室现场啊,导演挺会找地方。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这里的密室可是很正宗的,最早的时候就是这里先研究的密室大逃脱,我们现在看见的这些东西都有可能是真的。”方寒云故意吓唬纪韵。

谁料纪韵摆摆手,“你吓唬我没用,我根本不怕,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,这些东西都是道具。”

说着,纪韵随意的摸了摸旁边的东西,摸到一个骨架的时候,纪韵眼睛一闭,赶紧朝着前面冲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,别这么玩好不好?”

方寒云跟在后面,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“原来你进来之前说的都是假的,现在轮到我给你拍照了是不是?”

方寒云说着,还真的咔咔咔直接帮着纪韵拍了几张照片。

“你给我关掉手机,方寒云我告诉你,咱们怎么说都是朋友,你给我点面子,要不然我出去了,放你黑料啊。”纪韵边喘气边喊。

现在是既要防着旁边有东西出来,还要防着方寒云偷拍,他是真难啊。

方寒云挑挑眉,“没关系,我也没有什么黑料,随便发,咱们不怕。”

——你们两个就互相伤害吧,笑死了,最后是我们渔翁得利。

——我也想知道方男神到底有什么黑料,希望韵姐不是口嗨,你真的给我们提供一点素材啊。

——方男神怎么这么欠欠的呢,但是……我真的好爱哈哈哈!

——所以真的有黑料吗?

——一个密室大逃脱直接给我韵姐整出一套表情包来了,真的会谢。

纪韵发誓,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在外面老老实实的待着,而是自告奋勇跑到这里来玩密室,这不是纯纯自己找虐吗?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婚后热恋

婚后热恋

泡沫红茶
一场乌龙,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。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,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,眼光终于正常一次。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:“你这行情,还需要出来相亲?”钟廷晔先是一愣,唇角微挑:“一直也不太好。”“......?”沈轻白不解:“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?”钟廷晔点头:“嗯,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。”沈轻白了然:“既然如此,我俩要不凑合凑合?”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,眸光里压着笑,
其他全本40万字
替代品

替代品

半截白菜
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。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。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。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。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,等不到他低头。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。2年后,闻敛摇下车窗,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。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。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,穿着旗袍的女人。咬牙逼问:“谁的?”夏言轻笑,眉眼温柔疏离:“我儿子,他姓夏。”他姓夏。夏言往前走
其他连载53万字
小玲建军

小玲建军

空中云点
丈夫常年在外,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,一场情感纠葛,伦理大戏。…
其他全本9万字
九章吉

九章吉

明月珰
公主之女长孙吉。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。穿衣不能带刺绣,内衣必须要云棉,鞋上必须缀宝石。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。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。虽然貌美,但实在身娇病弱。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。六元之才陆行。什么茶都喝,什么水都行。衣服常年磨损袖口。住在京城东阳坊,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。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。虽然有才,但实在穷酸。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
其他全本107万字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

昀瞳
[半无敌,休闲文,日更万+]许笙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!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,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!第一武魂:九心血棠!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,以血为祭,以魂润棠...
其他连载1000万字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

铜炉添香
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,生的美,性子冷,病体沉疴,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。所幸,嵇雪眠入选国子监,一路升至内阁首辅,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。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,嵇雪眠赶赴南疆,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,哪知道出师不利,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。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,多年不见,再次扭打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“雪眠,我想你了。”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,俊美轻蹙:“你这么香……难道是个哥儿?”嵇雪眠甩手,面若
其他全本58万字